主页 > O惠生活 >沙发冲浪客注意:用「信任」交换住宿,但请记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 >

沙发冲浪客注意:用「信任」交换住宿,但请记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

Couchsurfing成立于2004年,这个平台主要宗旨是:stay with locals and meet travelers。藉由平台,人们得以「免费分享」家中闲置的空间或是一张沙发给来自世界各地的旅人,彼此交流文化、生活和旅行经验。

不以金钱衡量价值,这种免费的住宿经验带给资本主义社会冲击性的思考;Courchsurfing重视人与人之间的互信,建立于主人(host)和旅人(Couchsurfer)之间的信任是这个平台最重要的资本,在那个脸书尚未盛行的年代,Couchsurfingg提供了世界各地旅人住宿的新选择,开启了现代共享经济的第一页。

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

表面上看来,Couchsurfing标榜旅人可以免费住进当地人的家中;但从我的经验出发,不论是对于host,亦或是旅人,这个住宿体验不可能免费。Host分享时间,分享空间;对于host,时间是主要成本,大部分host平日要上班、上课,旅人来访时,他们卸下自己可以休息的时刻,跟旅人分享自己的生活。

我的第一位host─女孩D是位德国研究生。身为独自旅行客,且是第一次Couchsurfing,我审慎浏览D的个人简介和住宿性别、人数、空间等等资讯要求,才决定送出讯问信。很幸运地,在出发前一个星期,收到D的确认回信。

那天晚上,我送她一包在有机超市买的红茶包;我们喝着红茶,分享摄影经验,她家有两只可爱的大型米克斯,总是凑着耳朵,想一起听故事。翻开她的摄影纪录簿,是一张张记录两只狗儿生活点滴的照片。D的简介中标示着她曾在葡萄牙旅行,因此,我在询问住宿的信中提到我也即将到葡萄牙旅行,希望她可以分享她的旅行经验。那天,她给了我很棒的建议,让我的葡萄牙旅行有了不同的规划和收穫。

聊天中,她提到一个过往经验:儘管她在个人简介中已标明家里有两只狗,也放上他们的照片,并在回覆信中再次强调;最后,来访的沙发客竟然是位怕狗的女孩,还将房门紧紧关上,整夜不出门,只要一出房门,就要求她将两只狗带开;这让她非常不高兴,显然这位房客并没有诚实告知自己的状况,也不尊重host的生活。

结束2个多小时的交流,时间也到了深夜12点;女孩D说她还得继续準备研究所的课业,所以先回房间,并让我赶紧休息。

沙发冲浪客注意:用「信任」交换住宿,但请记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社会信任的考验

随着使用人数增加,Couchsurfing渐渐面临「社会信任」的危机;点开Couchsurfing的Host搜寻列,许多有经验丰富的Host页面除了详细的自我介绍、房屋守则和来自沙发客的评论之外,往往附注了警告条款: 「禁止罐头讯息(copy message)」、「禁止只想寻求免费住宿,不想交流的旅客」、「请将网页上的个人介绍填写完整」、「如有旅伴同行,记得介绍旅伴」等等。这些警语也揭示共享经济隐含的危机: 往往施与受两者间,并未达平衡;轻则与期待不符,重则攸关人身安全。

如果旅人抱持着贪小便宜的心态,将会大大损耗host的时间成本和精神,更是让社会信任蒙上一层秋霜。相对地;Couchsurfing偶有host强邀沙发客以性行为交易住宿的新闻;互评机制也遭到挑战,恶质一方要胁对方只能给予好评价,否则就会相对给予不合理差评;滥用Couchsurfing的meetup功能当作社交媒介等等。回归初心,仔细浏览彼此的介绍页面,从彼此谈话的过程中,再思考是否继续进一步交流,别急着下决定,怀抱着分享和尊重的心态,才能确保好的Couchsurfing经验。

Airbnb是有价的Couchsurfing吗?

相对于Couchsurfing重视与旅人交流的时间,2008年成立的Airbnb视「以合理租金,出租闲置空间」为首要。标榜体验当地人生活空间、让闲置空间得以发挥最大价值,Airbnb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旅人。许多Airbnb房东以「饭店式」的管理来经营这门生意,雇用清洁人员、提供旅游指南和谘询服务。比起饭店或是青年旅馆,Airbnb在许多方面更为自由也有更多不可预期性。

我分享在伦敦和哥本哈根的Airbnb住宿经验。

伦敦的Airbnb在一整排相连的两层楼住宅区之中,有提供早餐。房东有多间房间同时出租,因此房东会事先询问房客的早餐时间,进行分流,以免大家同一时间用餐,导致餐厅位置不够。晚上11点后不能使用卫浴,浴室地板不能留下水渍和头髮,不能使用厨房;房东雇用专门的清洁人员,整体的住宿品质很不错,必须尊重房东的住宿细节规定。

丹麦哥本哈根的住宿隐身于一片红砖公寓住宅区的二楼,北欧式的小屋有着温暖的活力,房东提供许多私房推荐餐厅和咖啡厅名单。我们抵达的第一天,房东临时要到妈妈家帮忙照顾小狗,因此帮我们换好床单,留下钥匙后,房东二人就骑着脚踏车离开了;瞬间,本来订好的独立房间,变成整栋公寓。早上醒来,从房间窗户可以看到公寓后方的小公园,两个小兄弟一前一后跑到公园堆雪人,颇有融入当地的感觉。最后,要退房时,房东还没回来,通知我们把钥匙放在桌上就好。

沙发冲浪客注意:用「信任」交换住宿,但请记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

两个住宿经验截然不同,藉由Airbnb这个平台,让旅人有全新的体验。跟Couchsurfing相仿的是,Airbnb也必须藉由平台寄信功能,取得住宿确认,房东保有筛选房客的权利;取消订房的退款机制由房东根据Airbnb公布的準则各自分级订立;互评机制让房客确保房东的出租经验,通常评价越多、越好,会大大提高出租率。

然而越来越多hostel业者将Airbnb当作订房平台;在Airbnb的网页上刊登自己的订房资讯,如此,似乎也让Airbnb和Booking之类专业订房网的界限越显模糊。从德国柏林禁止市民在Airbnb出租整栋房屋的案例,揭示着:「当共享经济冲击到既有商业市场,带来的不仅仅是社会信任的安全问题,还有诸多疑虑,包含城市税、营业税、劳工保险制度、执业登记、本地租屋市场等等。」

回归到共享经济(sharing economy)的本质,「信任」是无价的。当共享经济不再单纯,从2004年Couchsurfing成立,随后Airbnb、Eatwith、Uber等共享经济的平台萌芽,走过第一个十年,现代共享经济背后牵涉的议题之複杂,因应新时代的来临,制定新的制度,确保共享经济能为整个社会带来最大的福祉是政府的首要责任。

相关评论:我的沙发冲浪:让我们继续在路上


上一篇: 下一篇: